第八章 兄弟情深

    正宇消失的这么多天以来,我一直把自己闷在屋子里。显然,除了我,没有人会因为正宇的消失而心痛。敏妈妈照样每天忙着收拾房间和做饭,而敏叔叔则是一直早出晚归,忙着公司的业务。

    而,有个人一直担心着我的一举一动,这个人就是延宇。他好像生怕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比如为了正宇出走的谜团困惑而跟着出走,或者终于有一天因思念过盛得相思病而亡……

    我每天不去学校上课的时候,肯定能看见延宇也找了各种借口在家,即使他的手已经好得可以去上课和应付写字的重担了。当然借口最多的是手疼,“妈妈,我手有点酸。”“妈妈,我头很痛。”“妈妈,我还不能写字。”害得敏妈妈一直为他的手提心吊胆,想尽办法给他做滋补品。

    但是我却拿不准延宇这样做是不是因为还是喜欢我,我怕在这个节骨眼上,万一假戏真做,给正宇带来更大的伤害。即使我已经遵从正宇的交代,和延宇“在一起”,但是,我真的是为了换取正宇能够自愿出来啊。因为,如果他不愿意,无论大家用什么办法都不会管用的。正宇还年轻,履历上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有污点的,那样会害了他一辈子……

    所以,我答应,会和延宇在一起,即时我不幸福,也不允许正宇出现什么差错;即时拿我的一生来换,我也愿意。只是,我做了这么多,正宇他……知道吗?我用尽了各种办法,但还是找不到他的下落,从来没有走进过正宇的生活,连他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一无所知,现在想来,真是悲哀。以前和正宇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是怎么过来的呢?

    “慧珍啊,我们是不是好朋友呢?”啊?延宇?可能是在我又乱想的时候,延宇走了过来。眼睛里写满了担心。

    “嗯?O_O当然是啦,这个还有什么疑问的嘛?”我立即换上一副开心的样子,拍了拍延宇的肩膀。

    “那关心朋友是不是应该的呢?”@_@

    “那更是绝对应该的!想我赵慧珍是个不折不扣的,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哪!!!呵呵。”

    “那你最近为什么总躲着我对你的关心呢?”—○—

    “啊,那个……我是……你不是病还没有好嘛……所以……”~—_—#延宇怎么突然问起这些来了?可能是我总是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所以忽略了延宇的感受吧。

    “你是怕我还在喜欢你,还会趁正宇哥不在的时候横刀夺爱,是吧?”延宇一针见血!!不过,横刀多爱?呵,还用夺吗?正宇不是已经主动退出了吗?

    “没有啦,其实……其实……”

    “我看到你这样思念哥,还有哥为了我居然主动退出,除了惭愧,就是满满的感动。我想,你也知道我们之间是再也不可能的了。我承认,我喜欢过你,但也仅是喜欢过。至于我们最终不能在一起,遗憾是肯定的,只是,没有办法。毕竟,你都不会属于我的。你和哥那么配,而且,又那么相爱,所以,不用担心我,真的不用担心!!我们一起努力找哥吧!!!”

    延宇定定的看着我,似乎想借由自己的眼神来传给我他的坚定。看着延宇,突然有股感动,眼泪也在瞬间积累在了一起。为什么,突然这么脆弱呢?

    ……

    “延宇,谢谢你。可是,我们该到哪里找正宇呢?他好像故意躲起来了,不想见我了吗?我不知道他在哪里,真的不知道。我也不熟悉韩国,虽然这是我的故乡,可是,我却不知道要去哪找正宇。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无力的看着延宇,希望能得到哪怕是一点点的帮助。

    “应该还有他的亲生母亲吧!”

    “可是怎么从来没有听正宇提起过他亲生母亲的名字呢?也没有说过她住在哪里?”

    “是啊,唉……”

    “敏叔叔会不会知道正宇母亲的住处呢?”

    “别傻了,他们都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而且爸爸对正宇甚至到了惟恐躲之不及的地步,怎么可能还打听他妈妈的住处?而且我妈妈也不会同意他还把那个女人放在心里的。”延宇几乎是立即的否定了我的想法。是啊,敏叔叔既然已经答应了敏妈妈,就不可能再回到正宇妈妈那里去了。

    “那我们就一点别的办法都没有,只能在这里傻等?”等到正宇亲自出现吗?还是等到我和延宇结婚的时候才能看到他……

    “也不是啊,我们可以发挥我们的主观能动性,找一大群人去找啊,人越多越好。”

    其实我本来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事情的,似乎越多人知道只会让正宇更加有负担,他会不会就因此更不想回来面对所有的人呢?而我们又怎样才能够让正宇知道:其实延宇的受伤跟他完全没有关系呢?更不必为此自责,甚至消沉下去呢?

    亲爱的正宇,你在哪里??听到我对你的呼唤了么??

    <第二天早上>

    “敏妈妈早!”

    “慧珍早啊,今天气色看起来要好一些喽!”

    “我要走了,去学校了。”看见她尽心准备的早餐满满得放了一桌,但是我却没有心情和胃口吃。今天我要去学校一趟,看看正宇会不会在学校出现。虽然我知道这样的几率机会为零,但是只要有希望,我就想要去试一试。

    “怎么你和延宇每次都是一样不吃早饭就走呢?”

    哦?延宇也没有吃吗?是不是这么多天只想着找正宇所以忽略了延宇的感受呢?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延宇,毕竟,延宇也是我的朋友啊。

    终于又来到学校,自从正宇消失以后,我就没有怎么好好来学校上过课了。几天不来,学校还是那个样子,并没有因为正宇的事情发生什么改变。

    转了一圈,我发现如果能在这里找到正宇才是本世纪最大的奇闻呢!!这里没有任何可以让正宇值得留恋的地方,而且如何面对所有的同学和老师,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教室里,那位“地中海”大叔不停地讲些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满脑子想的都是正宇。可是延宇呢?早上敏妈妈不是说延宇也出来了么?他竟然没有来上课,那去到哪里了?这年头怎么所有人都玩起失踪来了!!是不是要我赵慧珍也来一次失踪啊,欺负我呢?好像我不会似的!!!⊙⌒⊙

    下课后,我再也忍受不了没有正宇和延宇的寂寞的课堂,背起书包就想回去,反正都是等,在这里简直就是在受罪,还不如回家等呢!

    还没有走到校门口,就看到那里有一海群乌泱泱的蟑螂蚊子军团。这么久没有见到他们,都快把他们忘了,想来还真是有些对不起他们!我这个大姐当得真是不怎么样啊!!~—_—#

    可是他们怎么又聚在一起啊?难不成要找上次的学长报仇?还是又要去哪里打架闹事?怎么一点都不给我省心啊?真是的,这让我怎么能放心的把跆拳道社交给下一任接班人呢?唉哟……

    “呀,李相敏。你们又聚在这里干什么呢?不要以为我不来学校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o<

    “噢?是慧珍啊!”

    “大姐,你怎么来了?”

    “大姐,你好些没有?”……

    嗯?听这话的意思,好像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似的。~_~怎么一个个看到我都像见到了鬼!

    “我问你们究竟在这里干嘛呢?”

    “我们在等西辰高中跆拳道社的人啊!”

    上帝大叔啊,你也不用这么灵验吧?我刚刚只不过是一种推测而已,没有让你真的帮我实现它啊!没有天理吧,为什么在我最混乱的时候,还要给我填堵呢!!!

    正在我为如何劝阻一场即将开展的、激烈的斗殴而伤脑筋的时候,延宇从那边远远的走过来了,他的身后竟然就是西辰高中跆拳道社的另一帮蟑螂蚊子军团。

    天啊,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赵慧珍吗?⊙⊙

    看见我也在这里,延宇竟然笑着说:“正好,我还要找你呢!我请我们明辰高中和西辰高中两个跆拳道社的人帮助我们找正宇,毕竟人多力量大嘛!而且他们都有参与整个事件,都不算是外人。大家都不忍心看你们两个这么痛苦!”

    “对啊,我和正宇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普通朋友啊。这次这么久他没有露面,都没有告诉我,我们当然要全体出动去寻找他。而且正宇也曾经是我们社的核心人物。你和延宇也是我们所敬佩的人,都有舍己为人的勇气。”狗熊看着我说。

    呵呵,他说的是那天我飞奔过去的事迹吧!虽然我比较喜欢他们说敬佩我,但是该怎么开始着手找呢?这么多人!>o<

    延宇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他说:“我们先做出一个寻人启示吧,然后麻烦大家将它贴在各个地方,尤其是一些正宇平时经常出入的地方。其中要写上对提供给我们线索的人给与奖励这一条。希望别人能够在无意中发现正宇的暂时居住处。等找到他,我们一定要跟他说清楚,真的不是他的责任啊!”O_O

    “嗯,似乎也只能这样了,先这么开始行动吧!”

    ……

    接下来的几天,这些平时看起来暴躁无比、毫无耐心的家伙,竟然拿着那份寻人启事像寻宝一样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每天我想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接到那些提供线索的人的电话,虽然很久都没有能根据任何线索找到正宇,但是也给我添加了很多希望。-_-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尽管有很多线索提供过来,但是都无济于事。正宇依然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丝毫没有痕迹……

    ※※※※※※

    万念俱灰下,我不禁想起了死去的双胞胎妹妹慧贞。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双胞胎之间似乎有心灵上的契合。以前遇到什么过不去的难关,我们都不愿意找爸爸妈妈说,而是姐妹之间互相安慰,互相帮助。但是现在我遇到难题了,她却已经不在了,物是人非啊!┯_┯

    看到延宇为了寻找正宇,每天都很努力很辛苦,我也渐渐感到了他们兄弟之间割不断的血缘亲情。在延宇的强烈要求下,他陪我一起去看望了慧贞。为了让我能够好好倾吐一下郁结在心中的苦闷,或者只是好好怀念感伤一下。

    墓地里很清穆,我们都穿着玄色的衣服,拿着一束洁白的菊花。在这有着暖暖阳光的午后,我们的心却只感到凄凉和悲哀。生命如此脆弱,身边的人可以在转瞬之间消失,和自己阴阳隔界,既然如此,我们就更不应该在很多无谓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了。

    从窄小的过道穿过一座座安息的土堆,两边的石碑也高低繁简各不相同。这应该是家境地位的反映吧!

    慧贞的墓已经很久没有人来看过的样子,上面堆满了残枝败叶,石碑上的照片已经被土覆盖的看不清了。我擦去上面的灰尘,感觉好像和以前一样,给熟睡的她掠去脸上的碎发。那种熟悉感和沧桑感油然而生。>_<

    我们对着墓碑鞠了三躬,把花放下。

    “延宇啊,可不可以让我和慧贞单独在一起呆一会呢?”

    “噢,好的。”延宇礼貌地到别处等候去了。

    看着那张和我十分相似的照片,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慧贞啊,好久没来看你了,不会怪我吧?”

    “最近心情不好。正宇失踪了,把我推给了延宇,可是,我真的很喜欢正宇,怎么办?你告诉我该怎么办?他让我回到延宇身边,我就回到了延宇身边,可是,可是却没想到再也看不到他了……”

    “慧贞啊,你告诉我,现在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找到他呢?我不知道他住哪里,不知道他平时和谁在一起,也不知道他妈妈在哪里……我是不是很白痴?和他在一起这么久,才猛然发现我居然对他一无所知。我是不是太失败了?”

    “现在想想才知道,原来,我根本就没走进过正宇的生活。他的过去我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将来呢?将来他的生活里是不是也没有设定我的存在呢?什么时候我变的这么可怜呢?慧贞啊,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虽然我知道延宇对我很好,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和正宇在一起的感觉。是我太不知足了吗?”

    这些话是我最近心里最苦闷的事情了,但是却是绝对不能让延宇知道的,在他的面前我已经表现得过于软弱,不太像以前的赵慧珍了,我不能更添加他的负担。我知道其实他的心里也很郁闷,为了我们的事情也算是操碎了心。

    静静的墓地当然不会真的有人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会被吓倒,是不是这里有鬼呢?⊙_⊙)所有的问题还是要自己去面对,自己去解决。说完自己的心事,又默哀了一会,就转身准备叫上延宇一起离开。

    我们刚刚走出这一条通道的时候,就看见旁边的通道里站着一个也身穿黑色衣服的人。他在一个墓碑前默哀。

    可是,上帝大叔啊!那个人竟然是——正——宇!!!

    我惊讶得嘴都已经合不上了!!—○—

    虽然带着墨镜,但是那身形只要看一眼就知道绝对是他,不会有错!!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些天来,他都到哪里去了?那个他正在悼念的人是谁?+_+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看着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的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_@几天不见,正宇好像瘦了很多,可能是在警察局里受了很多苦,再加上他内心的煎熬,过得一定十分辛苦。即使身体再高大,也无法承受这么多的压力啊!O_O

    我们悄悄地走过去,不想打扰专心的正宇。他还在喃喃自语些什么。

    看到墓前摆放着鲜花,干净的墓碑上还有一张年轻女人的照片,但是却和正宇十分相似,眉宇、嘴角之间甚至有着某种说不出来的亲密感。看来正宇经常过来打扫这里。延宇提醒我看墓碑上面刻的字,天啊,她竟然就是正宇的母亲!!!⊙⊙

    “正——宇——”我和延宇不约而同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他转身看到了我们,看到我和延宇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他愣住了,但是却没有逃走,他的表情似乎非常吃惊。想问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正宇摘下墨镜,天啊!那原本有着邪里邪气的表情,勾魂的媚眼的敏正宇去哪里了?眼前的人哪里像我家正宇啊:消瘦的脸庞,有些红肿的眼睛,满脸胡茬,头发明显也好就没有打理了。这样的他走在大街上,也许连我都不会认出他来!!!+_+

    “你的母亲难道已经……”双重惊讶使我合不拢嘴!!—○—

    “是的,我的妈妈早就过世了!不过那又怎样?”满不在乎的挑了挑眉,正宇他……似乎不愿谈这个话题啊。

    “那你都是一个人独自支撑着所有的局面?”真难想象,独自一个人的正宇是怎么过来的?一个小孩子失去了母亲,会是怎样的情景呢?而,正宇却倔强的选择了一个人承受,不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亲生父亲。难道,真的恨到这种地步了吗?但为什么说有他母亲的公司可以继承呢?难道,一切都是假的吗?

    “对,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独立。从妈妈过世以后对自己生活上的料理;上学时别的同学都有父母,而自己没有人关心孤独;回答别人充满好奇的疑问;面对别人异样的眼光;犯错误时别人口中的责骂;还有对我身份的鄙夷……”他说的时候表情很平静,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一样。

    “结果呢?结果怎样?”

    “结果就是我成功的骗过了所有的人,隐瞒了妈妈早就不在人世的真相。”玩世不恭的表情又出现了!

    “其实你是不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孤独和弱势,你其实是想在心理上欺骗自己。”延宇语出惊人的道破正宇的孩子般的心理。是这样吗?正宇,一直都孤独倔强的活着,忍受着周围的鄙意和排斥……

    “可以这么说吧,这也是我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渐渐地,我养成了不愿意和别人过多说话的孤僻。因为外面的世界到处充满了猜疑和窥视别人隐私的好奇——有的时候这种好奇是摧毁一个人仅有的自尊心的有力武器。”

    “你为什么不向我们家求助呢?”延宇忍不住问他。

    “我不喜欢向别人求助!”p(>_<)q正宇挥舞着胳膊开始愤怒了。

    “我们怎么能算是‘别人’呢?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啊!!”

    “哈哈,一家人?爸爸有拿我当儿子吗?如果不是我的商业头脑他会把我拉进敏氏?阿姨有拿我当一家人吗?如果是的话她怎么不让你学习音乐?为什么力主你进入敏氏?她明明知道你是多么排斥商业的!!而且,对一个抛弃妻子的男人,我不屑去求助他!!对于一个没有养育我的人,我敏正宇也不屑去和他攀亲。”说着正宇再次把头转向了墓碑。

    “可是,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既然这么恨敏家,为什么把慧珍推给了我?!!”

    延宇也开始咆哮了,眼睛因大吼泛起了血丝。

    这个时候,正宇似乎也结束了悼念,他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你们和家里都还好吧?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因为我的离家出走而慌乱呢?哼哼,我想他们肯定不会的!我在他们的心中……”于是,正宇边说边戴上墨镜准备离开。

    “怎么会呢,这几天我们找你都找疯了!几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离家出走的消息了!”延宇终于憋不住有些生气了。

    “是吗?孤独贯了,还真不适应有人会因为找我而发疯呢。”正宇的眼神越说越暗淡,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遗弃了他。“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又、又要离开吗?把我推出他的世界,一个人忍受着孤独……

    “正宇,我不是一件可以让你们推来推去的东西,我也是一个人,你能不能考虑我的感受呢?正……宇……”我已经流出了眼泪……

    “敏正宇,我想纠正你的几个错误。第一,你不是没有亲人,你有爸爸,有兄弟——虽然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有关心你的慧珍,还有一帮跆拳道社的死党。你无故消失让大家费了很多功夫寻找你啊!第二,我当时扑向那个刀子救你,并不是想要图你的什么回报。只是身为你的兄弟,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刀子刺伤而毫无防备。我帮你挡一下的后果,肯定比你被刺冷刀的后果要好得多!第三,你应该考虑慧珍的感受,不是说我们俩谁退出,另外一个人就能给她带来幸福的。感情不是施舍和接受,而应该是两情相悦的。”

    延宇看着正宇,义正言辞的霹雳趴啦的说了一大堆。说得我和正宇都傻傻得楞在那里。p(>_<)q

    咦,什么时候延宇也变得这么有条有理了?而且说得一针见血?-_-

    看得出正宇有些动摇,他重新戴上墨镜:“我不是把她推出去,只是希望自己最珍惜的两个人能得到幸福。而不应该跟着我过着漂泊的生活。我没有这个信心……”

    “哥!!!”延宇还是不放正宇离开,“你不能就这么走开,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o<

    “我不负责任?怎么说?”挑眉看了下延宇,正宇再次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

    “你不该把慧珍拖进去然后一个人走掉。我们都知道,慧珍喜欢的是谁,爱的是谁,你为什么在她彻底喜欢上你之后离开她?!你知道她这几天都怎么过来的吗?作为一个男人,你不觉得让自己的女人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吗?”说到最后,延宇突然捶了一下正宇。

    “别忘了,你才是她的未婚夫,你们在一起是应该的。作为未婚夫,难道看到自己的未婚妻出阁还能这么开心吗?”尖酸的说出这些话,连看都不再看我一眼。难道,我在他的心里,一直是这样的吗?

    “但你别忘了,她爱你!!!”

    “那你呢?你不爱她吗?为什么把自己的未婚妻往外边推呢?喜欢的话就留住她,不要让她跑别的男人怀里后悔。”

    “说的好,喜欢她就留住她!!!那你呢?那哥你有没有这么做?的确,我以前是曾经喜欢过慧珍。她和其他的女孩子完全不一样,她不矫揉造作,没有大小姐的脾气,活泼开朗,喜欢捉弄人,慧珍带给了我很多惊喜和改变。给我的生活注入了很多新鲜的空气和阳光,也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但是仔细想了一下,自己的喜欢也不过是纯粹的欣赏,因为我从来都是在母亲的要求下做这做那,在框框架架中生活,从来没有自己的想法。而在慧珍的带动下,我不再按照常理出牌,可以纵容自己做些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比如逃课,跟老师反抗,偷学小提琴还参加了比赛,为了朋友两肋插刀……”

    “也许是私心的作祟,我希望留住这生命里唯一的阳光。但经过这件事,却看到了自己的真心,原来兄弟之间的感情也是弥足珍贵的,毕竟有血浓于水的亲情。我也意识到这样把慧珍留在身边太自私了。在生病的这段时间里,我很自由,不用为家族的事烦,不用整天想着小提琴,也不用烦心妈妈的心情。我知道自由的感觉很美好,我也不希望把别人困在困境里而不自由。所以不忍心看慧珍和哥也陷入自己以前的情况中。至于我自己,其实已经拥有所有完美的条件了,不能再把哥哥唯一的精神归宿——慧珍给抢走。”

    ……

    延宇一口气说了很多,好像把压抑在心中很长时间的东西都给表达了出来。~_~

    延宇真是厉害啊!平时好像也没有这么多话呢!!@_@

    空气似乎都已经在我们之间凝固,嘀嗒——嘀嗒——,手表的走动好像都能听见在静谧的墓地上空回旋!—○—

    沉默沉默……三个人都只有在那里傻站着,等待正宇沉思后的结果。好像他是能够宣判我们最后命运的法官。⊙⊙

    ……

    “延宇,你难道……真的不喜欢慧珍吗?”正宇在沉默很久以后,终于不再尖刻,轻轻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也问出了我的疑问。

    “以前喜欢过,但现在……放弃了。因为知道,无论我做什么,都不可能再回到以前了……”延宇突然静了下来,低低的声音,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和我们说话,感觉……很悲哀。“不追求是因为知道不可能了,如果慧珍有哪怕是一点点的喜欢我,我也不会放弃的!!!可是,哥你呢?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跑到别人身边吗?不要像我一样,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延宇——”

    “好了,哥,别说这些了。你看慧珍这两天都瘦了好几圈了,和好了就没事了。”延宇把正宇推到了我身边,正宇也第一次正式看我。

    “你说的对,我已经错过太多的东西了。但这次,真的不想错过。因为,心痛的感觉,经历一次就够了。”

    “正宇——”看着正宇清亮的眼睛,我几乎不能言语了,真的……过去了吗?不再不理我,不再把我推开,不再让我找不到他了吗?

    正宇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带着他那惯有的魅惑的表情、幽魅的眼神,坚定地向我走来。然后把我拥入温暖的怀中,动作温柔而又有力,让我想就这样陷进去——陷进去——

    “放心,慧珍,我再也不会作出让你伤心的事情了。我要用自己的双手给你创造幸福,用自己的怀抱温暖你,用自己的肩膀替你扛过一切困难。相信我,好吗?”正宇在我耳边耳语的感觉真是让人心醉啊!!

    “嗯,我相信你!”

    怀抱似乎又紧了紧。^_^

    “哎呀,讨厌!你太久没有刮胡子,都扎到我了!痛哦……”p(>_<)q

    “就是要扎你,还要扎你一辈子呢!!!”

    “你讨厌……”

    ……

    正宇终于又恢复正常了,和延宇之间的兄弟情结彻底解开。而和我也重新恢复到打打闹闹的生活之中,经常互相拿对方开玩笑——这样其实也很好的呢!!~^O^~

    ※※※※※※

    恢复正常生活的我们,每天还是照常去上课,“地中海”大叔对于我、延宇、正宇这么快就恢复正常感到很是吃惊。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一些不太习惯,不过后来慢慢就习惯了。竟然又摆出一副“臭死人不偿命”的脸来!气死我赵慧珍了!!>o<

    今天下课,我们来到学校附近的快餐店里,我有很多疑惑还要拷问一下正宇。哪能那么轻易地就放过他呢?=_=^想蒙骗过我赵慧珍,嗯?哼,没门!!

    但是让延宇先回家,还要他帮我向敏爸爸、敏妈妈掩饰,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有什么事情是能难到我——赵慧珍的呢?┯⌒┯

    所以让延宇先回家,我就把正宇拖到这里来,好好地审问一番!>_<

    “正宇啊,你觉得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之间,是不是不应该有什么隐瞒啊?”O_O我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

    “那当然了,既然是互相喜欢,就应该坦诚相待啊。要不怎么体现出真诚呢?”嘿嘿,正宇不知是计,老老实实回答。

    “正宇,那你喜不喜欢我呢?”我眨眨眼睛,傻傻地望着他。⊙_⊙

    正宇使出杀手锏——魅惑的眼神和邪邪的笑容,边说边靠了过来,“那么你认为呢?”-_-

    “我……我……”~—_—#

    赵慧珍,你要挺住啊,不能这么没有出息!还没有达到目的呢!!

    “我先问你的,应该你回答我才对吧!”>o<

    “当然喜欢!这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么?”-_-b

    “不对,你不喜欢我!”~_~

    “为什么??我可以对天发誓啊!”

    “你对我隐瞒了一些东西,说明你不坦诚!”我开始装委屈。⊙⌒⊙

    “没有啊,我什么时候隐瞒过你什么!!”—○—

    “那好,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从警察局里出来的?而且当你要求我和延宇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可以出来?”我不折不挠的追问。

    “啊……这个……我们换一个话题,好么?”

    “不!今天我约你就是这个目的的,不达目的,我誓不罢休!!”p(>_<)q

    “你是一个女孩子,牵扯到这种事情里也不好。我不想破坏你纯洁的心灵呢!你也不需要对此有什么了解。重要的是我已经出来了,毫发无损。而且我和你、和延宇都恢复了很好的关系。这不是已经够了吗?”

    看来他想打太极,我冰雪聪明的赵慧珍才不会上当呢!!^_^

    “我心灵纯不纯洁,不是这种小事就能影响的!如果你不说出来,我会以为你不喜欢我,我也许就会因为这个郁郁寡欢,最终因此而离家出走或者因此而亡也说不准哦!”我据理力争。┯⌒┯

    “哎呀,小丫头,不要胡说。怎么乱说自己,这么不吉利的话!!!”

    “那你就告诉我,完完全全地告诉我,不许有隐瞒。否则我也许还会说出一些更加不吉利的话呢!”我用自己来威胁他。=_=^

    “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啦!你听了以后,不要大惊小怪啊!那天和我较量的学长一直和黑社会有联系,从我在西辰高中的时候,就经常帮助学长解决一些麻烦,他很欣赏我。所以一直想拉拢我进黑社会,当然都被我拒绝了。这次又试图说服我,但是我实在不想再和这帮人有什么瓜葛,就拒绝了。于是他就忍不住想用武力来解决了吧。”他一边说一边观察我的反应,怕我反应过度。

    “好了好了,这些我都知道了。别兜圈子了,直接说说后来你是怎么出来的吧?”我真是很着急,说话干吗吞吞吐吐的!!—⌒—^

    “哟,看起来,我们慧珍还有很强大的间谍机构呢!~^O^~因为学长牵扯到黑社会,如果追究起来,他们整个组织都会被封锁,学长自己也会被判很重的刑罚。所以,学长也只能吃闷亏了。他无奈地承认了刺伤延宇的事实,同时也说明我是出于自卫目的才拿刀刺他的。他不敢交代出当时我们打起架来的真正原因,只是说由于他们不好,偶然引起的争斗,而不是蓄意的。”

    “后来呢?你又是怎么提前就知道,肯定会无罪出来的呢?”⊙⊙

    “后来,警察们看我只是因为正当防卫才出手,错不在我,也就没有追究我的责任,将我无罪释放。其实,我很了解学长的为人,他不会因小失大,无论如何也不会交待出黑社会的事情来。所以我敢断定,他会通过维护我来维护自己。这只是迟早的事情。”

    “噢~~~~~~~~~,我家正宇就是聪明哪!!”~^O^~

    “好了,你的好奇心我已经满足了吧?现在我们可不可以吃东西了呢?看外面天色都黑了,再不吃饭,明天韩国新闻上就会有‘一花样美男饿死在快餐厅’的新闻了!!”

    “嘿嘿,不会的。好啦,那我们吃饭吧!!”我的疑团终于被解开了,心安理得地坐享美食喽!⌒_⌒

    ※※※※※※

    这件事终于是完全过去了,一切又恢复了风平浪静。

    但是,千万不要过于乐观!因为还有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再等着我们去解决。那就是——我和延宇的婚约还没有解除!!~—_—#真是令人头疼啊!!

    今天下课的时候,我把正宇和延宇都叫了过来。我认为这件事情,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解决不了的,要借助正宇的智慧和延宇的细致。

    “延宇,你也知道,上次我们的订婚完全是在两家利益的压迫之下,我们是家族利益的牺牲品。你和我一样十分反感这种事的发生吧?”我又开始循循善诱了。⌒_⌒

    “对……对啊……我也不想的。”

    “所以呢,我们现在算是同一条战线上的战友。我们要想办法,让两家人同意我们解除婚约!”O_O使出我的拿手功夫,设下陷阱。

    “可是,怎么解除呢?这样的订婚,又太多盘根错节的利益交叉,不是哪一个人可以轻易解决的。要是可以,早就没有这场婚约可言了。”看来延宇还是没有信心呢!

    “你可以试着和敏爸爸和阿姨说说看,如果他们能够不追要我家的欠款,我就可以不再缠着他们的宝贝儿子。否则会把你‘越带越坏’哦!”我不忘记我家欠他们钱的事。^0^但是好像现在是我有求于他家吧??=_=^不管那么多了……

    “虽然延宇可以和阿姨说说,但这样的话,阿姨为了名誉也不一定会顺利接受的。何况还有你的家人呢,他们会害怕敏家反悔啊,或者丧失既得利益啊……而且我们现在还不能肯定为了家族的利益,阿姨和爸爸会不会给他强加另一个商业婚姻。”真不愧是正宇,开始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但是一开口就说中要害!!*^_^*

    “说不定另一个会更加复杂。而且女孩子的性格要是不好,我会立刻疯掉的!!所以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人物来彻底解决这个事情,我再也不要接替者了。另外还要想办法让他们满足我学习小提琴的愿望。我再也不能妥协,而放弃自己喜欢的艺术了。”

    唉,延宇你着什么急啊!一件事情还没有解决,就敢提那么高的要求??~—_—#

    “就是,这次我们谁也不能妥协。要解除就要彻彻底底的,还要把所有的不满统统发泄出来。让他们长辈也看看,我们不是他们可以随便用来牺牲的牺牲品!!”噢?正宇怎么也变得这么激动?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但是看正宇的神情,好像挺得意的呢!难道是有什么把握吗?魅惑的笑容又出现在他的脸上,这副表情一旦出现,就有人要被他算计了。+_+

    这臭小子,又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呢?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郑恩京作品 (http://zuopinj.com/xy/zhengenjing/)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