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生日终于到了

    一大早,敏叔叔和敏阿姨就忙得云天黑地的,为爷爷即将开始的生日寿辰做最后的准备。

    不过,我们可就舒服多啦!!虽然要穿上漂亮的但与舒服度与漂亮成反比的小礼服,不过,这可不损我的兴致呀,呵呵。

    “嗷嗷,看来穿件像样的衣服还挺不错嘛~~”

    一听这种邪里邪气的声音就知道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了,居然敢暗中贬损我!!

    “哎呀,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只闻其名,不知其人的敏正宇公子呀,真是失敬了!!!”

    吼吼,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别怀疑,这话可不假,确实很多人知道敏家有两位公子,不过因为不知道敏正宇的人很多,所以,敏正宇宿有“黑暗公子”之称。不过这家伙从来不觉得私生子是件丢脸的事,就是丢,也是丢他老爸的脸,所以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把戏可是玩得乐此不彼呢!!

    不过,呵呵,话一出来,相信你很快就成为众人的焦点就是了……哦呵呵,谁让你惹我。

    “存心害我呀?”一步一步的走到我身边,不过,声音到时明显压低了呢~~

    “哎呀,你怎么可以跑到我这边来呢,身为爷爷的得意长孙,怎么不在爷爷身边等着吹蜡烛许愿呢?!”在正宇完全没意料之下,我突然尖着嗓子叫了出来,并语出惊人的点出了他的身份,成功的吸引了好多好多的探照灯,呵呵。成功!!!

    “好,这次算你赢,不过,到时没好戏可别后悔哦~~”再次用那幅邪魅的表情看了我一眼,带着一脸得意的笑昂首阔步的走开了。

    后悔?哼,我赵慧珍的人生可容不下这两个字呢!!不过,不和你玩了,眼前最重要的是——吃东西去也~~

    “哟,这是谁家的孩子呀?怎么一副饿死鬼投胎似的,看看,那吃相简直是惨不忍睹。”突然后面传了这么一句杀鸡似的的尖叫,暂时归为贵妇人一号吧,肯定有应声虫就是了。

    “就是呀,你看她身边那片地方啊简直就是遭了截的样子,真是的,敏家怎么会有这种人呢?”嗯,果然,贵妇人二号开口了。

    “哎呀,真是耶!!怎么好像蝗虫过境一样啊?难道没参加过宴会吗?居然连这么点礼节都不懂,真是没教养……”嗯,贵妇人三号也数落人不落人后的表态了。

    嗷嗷,都是在说我吗?看那些所谓的贵妇人们的打扮,的确挺贵妇人的,连说话都像。嗯,看来是说我没错了。难道她们吃饭都是挑鱼刺似的不成?不过,既然对本美女这么好奇,讨论的这么热烈,声音大的足以吓死蚂蚁,那么,本美女就于百忙中拔戎好好的招待招待各位亲切的大妈们吧~~~

    嗯,其中有一位突然快速的整理了一下头发,顺便理了下衣摆,然后摆出一副娇俏迷人的样子,连声音都一改刚才的尖酸刻薄,变得抑扬顿挫:

    “车社长,您怎么现在才来呀?人家等你好半天了。”说着小鸟依人的粘了上去,哦——原来是情人来了~~~不过,有两个呢,到底是哪一个呢?

    其中一位可以说完全符合了中年人特有的标志——秃顶,驼背,身材臃肿不堪外加超大size啤酒肚。看来不是大款就是大官了,长得也比较像“车社长”,有意思~~

    还有一位则英俊多了,三十多岁,笔挺的西装穿在身上处处显示着高贵和端正,应该也是事业有成型的钻石级别的人物吧?该不会是这位吧?

    噢噢,果然是大叔耶!!!而那一位帅哥挨到了贵妇人三号的身边,虽然没有说话,不过,看那女人急忙吊上去的魔爪就知道是谁的了……不过,好戏要上演了么?

    “啊,车叔叔,好久不见了!!您一切都好吧?”^0^我兴奋地跑上前去攀亲,嘻嘻。一号贵妇人,得罪了。

    “什么?我们……认识吗?”中年大叔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是啊,难道您不记得了吗?上次敏叔叔和您说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呀!”认识才有鬼,你只不过是路人甲罢了。-0-

    “哈哈,这样啊,看来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了呢。”不愧是商场上的呀,说话都一套一套的。

    “您怎么会老呢?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既成熟又稳重,我经常和敏叔叔说非常佩服您呢!!”为了表示诚意,还顺便重重地点了点头,没办法,剧情需要嘛~~

    “是吗?小丫头说话真好听。”果然,被捧的醺醺然的中年叔叔乐得眉开眼笑了。不过,在一旁的贵妇人一号好像不高兴了呢~~

    “哎呀,这位美丽高贵的小姐是谁呀?”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连声音都提高了一度,不过,听了这话,贵妇人一号立即笑开了花,身边的大叔却一下子为难了起来。

    “这位呀,这位是……”

    “我知道了,肯定是您的女儿对不对,没想到叔叔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儿呢!!”^0^啊,上帝大叔呀,请原谅我的用词不当吧,不过,您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不是,她是——”

    “啊?我说错了吗?难道是您夫人?哎呀,实在是对不起,我应该看出来这位美女不是您女儿的!!毕竟你们穿的可是情侣礼服呢。真是对不起!!”到此,夸张地鞠了一躬,表示歉意,哈哈,真是逗死人了。

    看着一脸窘状的中年大叔和一副咬牙切齿的瞪着我的贵妇人真是好笑死了!!

    “噗——”

    哇哦,贵妇人三号终于把持不住笑场了。所以说呀,女人间的友谊是很诡异的,尤其是贵妇人们,遇到面子问题的时候,很多都会翻脸不认人呢~~

    好吧好吧,既然你笑得这么开心,那我就好心的让你做一下面部运动吧,可别感谢我呀,我会不好意思的~~

    “这位大婶,您笑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啊,现在我的样子估计可以用纯洁无辜来形容了吧?呵呵……

    “你这个死丫头,说什么呢?!!”

    吼吼,这么快就发飙了吗?

    “就说大婶你呀?怎么好好的笑起来了?而且笑得好厉害哦,像抽筋一样,您说是吗,这位帅帅的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哦~~

    “你这个该死的——”

    “慧珍啊,怎么还在这呢,宴会马上要开始了,到处都找不到你。”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身后的正宇瞄了他们一眼就拥着我肩膀神采飞扬地走掉了。

    “喂,刚才为什么带我走?你没看到我正玩着呢吗?”过了一会儿,我小小声地对身边的正宇抱怨着。

    “难道你不觉得让一个突然发火的人有气难伸很好玩吗?”充满诱惑的说了这么一句,开始笑笑地盯着我猛笑个没完。

    有气难伸?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吞一肚子炸药肯定比发泄出来要难受吧?噢呵呵,果然是正宇,整人段数都高人一等~~~

    “喂,你好坏哦,居然这么设计贵妇人。”不过——我喜欢~~

    “彼此彼此。”抛了个媚眼,正式的盛大的爷爷七十岁诞辰的祝贺正式开始了!!

    ※※※

    “谢谢大家赏脸来参加家父的七十诞辰寿筵!现在,我们有请家父发言。”敏叔叔措辞得体的说了这句话,真是有涵养啊……

    “感谢大家百忙中前来,我本人表示非常荣幸。”说着鞠了一躬,台下的人立即哗啦哗啦的鼓掌。“其实,我只是想借这次寿筵宣布两件事情。”说着咳了下嗓子,顿住了。用眼描了一眼全场。

    几乎是立即的,全场轰动了起来。

    “哎呀,听说敏老爷已经好几年没在韩国了,这次回来果真是有大事啊!”

    “就是啊,不知道会是什么事呢?难道公司出现了什么问题,要换新的董事长了吗?”

    “没听说呀。敏氏股票一直平稳,而且这几天有持续上升的势头呢!”

    “该不会是上次订婚的事吧?听说那个黑暗公子居然在正牌公子的订婚宴上给新娘子戴订婚戒指呢!”

    “真的吗?我还以为大家是乱传的,真有这么回事?”

    ……

    ……

    -0-都是些什么话呀,真是低蛋白,没营养。

    “咳咳,大家请安静。”敏爷爷伸手向大家摆个姿势,呼啦一下子就鸦雀无声了。“我要说的第一件是——解除延宇和慧珍的婚姻!”

    精明的描了眼台下,果然,一下子人们就炸开了锅……

    “是吧?就说有问题,终于应验了吧?”

    “也难怪,任谁在订婚宴上,自己的未婚妻被别人戴上戒指也会不满意的,何况是敏社长的公子呢?”

    “看来这个未婚妻人品也不怎么好,要不怎么会招惹黑暗公子呢!我听说这个黑暗公子和黑社会还有联系呢!”

    “天哪!是真的吗?该不会是黑社会老大吧?”

    “谁知道,反正不是好惹的,你看他每次出现,敏社长都特别尴尬,又不敢说话!”

    “请安静,请安静。”敏爷爷再次出声,制止了现场的骚动,“我要宣布的第二件是——”啊!!他为什么会把眼一下子扫到我身上?!突然觉得很不舒服……“赵慧珍小姐将和我的另一个孙子,敏正宇订婚!!上次是一个误会,我在此向大家表示道歉!!希望大家到时还是一如既往的来捧场。”说着还夸张的鞠了一躬。

    O_OO_OO_OO_OO_OO_OO_OO_OO_OO_OO_OO_O

    哪里出问题了?听了这句话,我的脑子不受控制的哗一下子,什么都不知道了。正宇显然也没想到,快速的看了我一眼又描向台上的老狐狸。然后慢慢的挪过来,拉住我的手。

    ……

    ……

    沉默,沉默。都快三分钟了,台下居然没一个人说话,大家都瞪大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睛在那消化这个惊人的消息。订婚是其次,最让人震撼的是——这么多年来,虽然大家都知道敏家还有一个儿子,不过,无论在任何场合,都没有人正式的提到过。现在,居然由敏家大家长敏老爷亲口提出,不吓倒一票人才怪。

    “啊,太不可思议了!敏老爷居然承认了这个孙子!!”

    “是啊,不过听说还对这个孙子很器重呢!”

    “听说这个孙子很早以前就参与敏氏的运作了,因为太有经商天分了,所以敏老爷对他的希望非常大。”

    “真的吗?难怪连正牌孙子的未婚妻都敢抢。”

    “这不是明摆着将来敏氏会由这个孙子接受吗?”

    “有可能。我看我们还是先看看再说怎么办吧。”

    ……

    ……

    一大堆不同的话终于这么平地一声雷似的暴开了。真是的,难道别人家的事就这么感兴趣吗?怎么描述的都有鼻子有眼的……

    “亲爱的,别气馁。游戏正式开始了。”突然捅了我一下,那幅邪魅的表情配上那幅迷人的嗓音,真是——见效神速。

    我立即回了他一个动人的微笑,重新把被拐回中国的心情拉到宴会厅上。哼哼,老狐狸,这可是你先招惹我赵慧珍的,那就别怪我了。您应该原谅我,因为我是小孩子嘛~~

    啊,吹完生日蜡烛。舞会即将开始咯——

    “现在,我想在舞会正式开始前先演奏一首曲子,祝爷爷生日快乐,并向先前的误会向大家道歉。”

    延、延宇?!延宇出人意表的走了出来,优雅的举起小提琴拉了起来……

    延宇的手……没事了……天哪,延宇的手真的完全好了,还是那么修长白皙,拉出来的曲子还是那么动听……

    显然爷爷和敏叔叔敏妈妈也不知道,自从延宇说了之后全部都陷入震惊状态了。转过头看看正宇,正宇的眼里亮亮的,我知道,我肯定是哭了,因为我的眼睛也看不清了,耳朵里只有延宇的曲子在不断的响着……

    终于,不再为延宇感到愧疚了……

    一曲终了,知情的不知情的全部都鼓掌了,延宇优雅的向大家致敬,然后帅气的推出来了。

    “慧珍,振作点,舞会开始了。”正宇推了我一下,冲爷爷的方向挑了挑眉。

    噢,对。延宇肯定是知道我们的内疚才再今天用演奏小提琴来证明自己的手完好无损的,我一定要振作起来,要不延宇的苦心就白费了。如果继续这样感动下去,赵慧珍的一世英名也就毁了~~

    “爷爷,我想请您跳第一支舞呢,可以吗?”我甜甜的偎了上去,行动开始了。

    “哦?丫头,不陪正宇跳第一支吗?”爷爷有趣的看了我一眼,又瞄了瞄正宇的方向。

    “今天是爷爷您的生日,当然是约您跳了。”

    “不会是有什么计划吧?”防备的看了我一眼,什么嘛,自己狡猾还担心别人聪明。

    “当然是听说和寿星跳第一支舞会有好运才邀请您的。您该不会这么吝啬吧?”哼,使出撒手锏,不信不上钩。

    “哈哈哈,好好好,那就由我这个老头子来陪你跳第一支舞吧。、”说着摆出一个绅士的动作把我带入舞池。耶,成功!!敏爷爷,你就接招吧!!

    ※※※

    哈哈,不愧是正宇,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放曲子的地方,居然选择了探戈。噢,敏爷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可是您得意的孙子做的,嘻嘻。

    敏爷爷听到这个曲子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跳了起来。哦呵呵,事情真是节节攀升啊。我的兴趣由此也开始水涨船高咯!!

    “怎么对我今天宣布的事情没反映啊?”大概是看我的表情太不符合他老人家的要求了,居然主动问了起来。

    “您还好意思说,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可以不和我们几个商量一下呢?”

    “我说过,要给你一个‘毕生难忘’的回忆的,忘了吗丫头?”

    “哦,这就是您所谓的毕生难忘的回忆啊?挺新奇就是了。”新奇个鬼!!

    “是吗?但你的表情明明在说你快抓狂了呢!”

    “当然不会。这本来就是我们的约定啊。而且,我和正宇迟早都要订婚的,您只不过提前说出来了。”想和我斗,没门!

    “是吗?今天好像不太对劲啊。”再次警戒的看了我一眼,全身汗毛都立起来了。那表情就好像防贼似的。真是有趣,呵呵。

    “有吗?”无辜的看了他一眼,不承认,就是不承认,呵呵。

    “有。”斩钉截铁的回答了我的问题,然后,“按你的性子,应该当场跳起来,或是偷偷的搞破坏,不过,你不但没做这些,反而来邀我老头子跳舞,真是奇怪了。”

    “您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不懂呢?”

    “少来。说,到底做了什么?”这时,敏爷爷的额头由于连说带跳居然冒出了一层浅浅的汗珠!!身体也开始扭动的猛烈了很多!!

    嗷嗷,哈哈,好玩的时候到了。

    “爷爷,我好崇拜您哦!!您居然能把探戈跳出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来!!”^0^

    “啊?那个,哈哈……”尴尬的看了看我,继续在那像大猩猩一样左蹦右跳,连节奏都有点跟不上了呢~~

    “爷爷啊,您虽然越跳越起劲,是想证明您还没有老吗?不过,虽然您想这样,但也不能这么投入的连拍子也不管了吧?”哈哈,看敏爷爷痛苦尴尬的样子真不是一般的开心啊~~呀,我是个坏孩子,呵呵。

    “不是,我怎么突然感觉不对劲啊。”终于说出实际情况了,呵呵。

    就在爷爷开始进行更丢人的动作前,音乐到了尾声。哈哈,差不多啦。

    “爷爷,希望我和慧珍给您的这份生日礼物能另您满意。”走到我身边的正宇拥着我的肩膀,别有深意的看了敏爷爷一眼。

    “是啊,爷爷,这是我说的另您‘毕生难忘’的回忆。”哦呵呵,爷爷那张口结舌的瞪着我们,真是好玩~~

    “byebye亲爱的爷爷!”+_~一人给肌肉扭曲的爷爷一个媚眼,走人咯!!哈哈,这份毕生难忘的礼物还算不错吧?慢慢享受吧。

    ※※※

    “正宇,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付爷爷呢?居然放探戈。”一路上我们两个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放声狂笑了起来,这是酷毙了。不过,也只有眼前这个家伙能想出这么刺激的事情了。

    “居然爷爷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作为回报,我当然要给他等量的惊喜啊,不是吗?”

    “就是就是。不过,你有没有看爷爷那个表情啊?真像个喝醉酒的大猩猩,哈哈。”

    “哦,Mygod,怎么可以这么说可怜的爷爷呢?”

    “喂,你别办完坏事就抹黑我啊,坏事可都是你做的。我可没做过。”哼,想把我推进去,下辈子吧。

    “是吗?我可不知道那包东西是从哪变出来的。”不怀好意的看了我一眼,慢吞吞的把话说到了蚂蚁都听的到的程度。切,是我弄来的又怎样?

    “这可是你说的!!总比你说的放什么‘大嘴巴’药要好。”真是的,当时还口口声声说要放什么大嘴巴药,让他丢丢老脸,还不是可爱仁慈的我为了他的面子换成了痒痒粉~~~啊,不对!!“说!!你后来是不是偷偷的加进了那个大嘴巴药?!要不他怎么会那么大嘴巴的宣布了那件事!!”差点忘记了!!

    “没有!!”条件反射似的给否了,还来个童子军礼。

    “理由?”

    “如果我放了,会要求他立即宣布回到美国去。而且——”

    O_O?而且?还有而且?

    “我会直接宣布和你结婚,而不是订婚。”邪魅的凑了过来……

    “你去死啊!!”>o<这个该死的家伙,什么时候不但话多的一箩筐一箩筐的,连人也色的一套一套的?!呼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郑恩京作品 (http://zuopinj.com/xy/zhengenjing/)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