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逼供

    又是“地中海”的课。哈,今天本小姐的心情出奇地好,真是心情好时看着丑姑娘都会像玫瑰,今天看“地中海”老师,怎么看都还比较顺眼,一向觉得难听的声音也变好听了~~~~哈,当然,可千万不要以为我在说“地中海”是丑姑娘哦,只是类比,只是类比~~~^0^因为他不是姑娘。嘿嘿~~~

    趁着心情好,思维也敏捷,我决定好好听“地中海”讲课^0^。尤其是有了以前那些“糗事”,我“伟大”的“地中海”老师似乎得了“赵慧珍感冒症”,这下我可惨了。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更何况他已经被我直接或间接地折腾了不少于三次了,也难怪!~~~现在“地中海”好像终于觉醒了,隔几十秒就要投过一个眼波,看那架势是要对我密切监视啰~~~~~呵呵,老师,尽情地“看”吧!今天我赵慧珍要做回乖孩子了!!!您那脆弱的神经不需要那么紧张的啦!0*0~~~~~再说,我可不想被你罚站~~~~~~——所以——

    不管是谁,想打扰我听课,哼,休想!啊,我心爱的生物课啊!啊,可怜又可怕的“地中海”老师啊!呼呼,兴趣培养完毕。

    正在我一心向“上”的时候,我手机的短信震动响了。幸亏是刚上课的时候调成了震动,不然早被“地中海”听到了。好险!只是不知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现在来瓦解本小姐好好听课的意志。肯定是李相敏吧,这小子没准觉得好多天没跟我联系,不好意思了,就发个短信来问候我一下。咳,客气什么呀,大姐这能撑船的心胸肯定不怪你。

    对于这一类的问候短信,我一向不很喜欢,又不是他自己编的,缺少真情实感。不过,好歹人家也花了一毛钱呢,要不就看看吧。

    我趁“地中海”转身往黑板上写字的时间,低头看了一眼短信。天,竟然是正宇发过来的@*@!!!

    【喂,你不觉得有些事不对劲吗?关于我们的婚事。——发现问题的正宇】

    这家伙,见捅我不管用,居然利用起高科技来了……不过,不对劲?有吗?他本来就喜欢雷厉风行不是吗?而且也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关系,有什么不敢的?

    【不觉得。现在是上课时间,你老实点。——认真听课的慧珍】

    【你不觉得那道“阻力”没有发生作用么?——细心的正宇】

    不一会儿,正宇的信息再次传过来,这家伙难道就不能下课再说吗?

    【不觉得。你不想听可以睡觉。——即将发飙的慧珍】

    这家伙可真是的!虽然你智商不低吧,但也不至于这样草木皆兵吧?我可没觉出什么不对劲来,挺好的事,有什么呀?我只觉得昨晚爷爷跳探戈的样子好好玩哦,哈,那可是我们送给爷爷的“难忘的回忆”,也算是回应了爷爷给我的“难忘的回忆”了。哈~太好玩了~~~

    哦,坏了——刚才“地中海”又向我这瞟了一眼了,我可不想把他激怒!否则他一定会问我什么“野猪有几颗牙”“熊猫会不会游泳”之类的问题。那样的问题我可不想答。再说,一旦那样,我刚刚进行的心理建设、兴趣培养岂不功亏一篑了。

    所以,不好意思了,正宇君!不要再烦我了!

    【我今天难得的好心情,而且超级想做个好学生,所以对于你因为神经过分紧张而提出的问题本美女暂不理会,也请你不要再打扰,否则~~~——快要生气的慧珍】

    趁着“地中海”看别人的当,我回过头去,冲正宇挥挥拳头,瞪他一眼,算是警告。

    正宇一脸邪魅的笑,看来并不害怕。呼呼,管你什么表情,反正我要听课,再说我已经看到他把手机放进书包了,哈,目的达到就好。^_^

    终于可以安心听课了。咦?“地中海”讲到哪了?刚才讲凶猛动物的食物链呢,现在讲的是什么呀?看看课本,没有?!这内容看来又是“地中海”为我们额外加的。我伟大的生物老师呀,您讲好课本就够了,加那么多别的干嘛呀!

    呼呼,气死我了,敏正宇,你个坏蛋,让我听不好课!非说有什么不对劲,神经兮兮的家伙!

    看来这课是听不明白了,真是的,难道就不能认真学习一点么?虽然棺材脸大叔怕你,但我可不怕,毁了我乖乖好学生的称号的话,你就等着挨揍吧。居然拿什么阻力来挑逗我,哪来的什么阻力,最多不就是敏阿姨嘛……敏…阿姨……敏阿姨O_O?敏阿姨O_O?哇哇哇,怎么把敏阿姨这头号阻力给忘了呢?!!等等,爷爷的寿筵上她居然没有任何意见,除了不是很开心外,一整天都平静的要命!!难道爷爷已经摆平这一头号阻力了?!什么时候的事?!啊,还有延宇,居然也一副本当如此的样子,当然没记错的话,还别有深意的扫了我一眼……

    陷阱!!这一定是个预先设好的陷阱!!!

    我“嚯”的一下子转过去扑到正宇面前,用尽吃奶的力气吼了出来:“该死的,我们被延宇陷害了!!!”

    旁边的延宇被我吓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啊,我忘记是在上课了~~~而敏正宇这个罪魁祸首居然在那拼命的抿着嘴,腮帮子都成喇叭手了!!!

    ……

    ……

    “赵慧珍。”

    啊,地中海终于在语言失禁三分钟后发言了,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啊,是。”我认命的把头扭向了像被扔进锅里烤了一阵的地中海,乖乖的等着挨骂……

    “俄罗斯野猪长什么样?”

    啊?俄罗斯野猪?!长什么样?难道和别的地方的不同吗?呆呆的看了眼延宇,啊,延宇也摇头呢~~

    “对、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你除了给我惹祸完事后说过对不起你还会作什么啊?啊?!哦,对了,还有故意顶撞老师!!!这次不但不听讲,居然还当场吼了出来,怎么对我不满吗?啊?!”

    地中海大叔突然大嘴一张,一大串滚瓜烂熟的台词就这么哇啦哇啦的蹦出来了,不过,延宇不也是不知道吗?找借口也不用这么烂嘛~~

    =_=#

    “你又在那念什么?啊?!难道我还说错了吗?说,你刚才在念叨什么?!”

    啊,我说出来了吗?都没注意~~

    “老师,那个,呵呵,我是说……我真的不知道俄罗斯野猪长什么样。是真的,啊,您别误会,我承认我不应该不认真听讲,可是,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不会因为我这句话就说我目无师长吧?会死的很惨的~~

    “你当然不知道!!!你不看我怎么会知道俄罗斯野猪长什么样?!刚才不是让你们看着我听课吗?啊?你在做什么?!!居然还敢问?!”

    轰——

    噗哈哈

    哈哈哈哈

    哇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呵

    嗷嗷嗷嗷嗷嗷

    ……

    ……

    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地中海大叔居然也有这么惊世骇俗的一面,居然当众说自己长得像野猪,而且还是引进产品……

    “你,敏正宇,还有敏延宇,你们,全部给我出去!!!”~~>o<~~

    不理地中海大叔的咆哮,一下子连扯带拽的把延宇拖了出来,该死的,居然设计我!!

    “延宇,说,是不是你干的?!”

    “什么是我干的?”扫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正宇,斯文的延宇说话了。

    “你别假装不道啦,你明明和老狐狸爷爷串通好了设计我和正宇的!!要不怎么老爷爷宣布的时候你都没有一点点的奇怪表情呢?还有,阿姨怎么可能也会没有任何表情呢?暗理说不是应该气的呱呱叫么?”我叽里呱啦的把疑点统统倒了出来,越说越觉得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丫头,淑女,淑女。”拍拍我的脑袋瓜,一脸奸诈的正宇吧嗒一下嘴巴转向延宇,“兄弟,说吧,你什么时候把事情解决了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管什么淑女不淑女的问题,真是的……=_=^

    “你们偷溜进爷爷屋子里的那天。”延宇看了我们一眼,一字一顿的吐了出来。

    什么?!那天不是让他拖住爷爷以便我们行动吗?怎么变成给他创造机会设计我们啦?

    “那么短时间就和老爷子达成了协议,我不得不说你有当律师的潜质。”正宇挺够哥们的撞了撞延宇的肩膀,邪门的笑了。

    呀,可爱的延宇君居然脸红了~~~~

    “哈哈,延宇,你脸红的好像猴子屁股啊!!”

    “什、什么呀……”这么一来,延宇马上把脸蛋挪开了,呀,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呵呵。

    “快说啦,你是怎么说服敏阿姨的,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这家伙已经停止了大笑,给了我一个有几分得意的笑,同时魅惑地看我一眼:“你不是一向自诩聪明吗?怎么对这事反应这么慢?”*-*~~~

    “那有什么大不了,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嘛!我是一见地中海向我投过来的目光就爱思维短路!”哼,得意什么!你不也是今天才意识到吗?看我怎么“逼供”,让延宇乖乖地找出来!!!——

    我正发愁从哪问起,没想到延宇先发球,引出话题:“上课时怎么好好地说我设计你?吓我一跳!”

    哈,还问我,那我就单刀直入了:“你还问我?真是不够意思的家伙!那你告诉我,昨晚敏爷爷宣布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提前知道了?”

    延宇顿时一愣。好有成就感哦!

    “这个……这个就算我设计你们吗?”延宇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们,连话都有些结巴了。

    “那当然!当初协约大家一起签,后来你却背着我们悄悄跟超级老狐狸谈判,哼,这还不叫设计吗?”而且还给我个“毕生难忘”的回忆,可真是毕生难忘啊,我赵慧珍会记着一辈子的!!!居然和爷爷串通好了,无组织无纪律!!!

    “……”敏延宇这家伙竟然选择沉默?!

    “我已经猜了个大概,延宇,你不说的话我可说了!”正宇这家伙竟然跟我抢戏!哼,以为只有你会猜,我就不会吗?

    “等等,等等——正宇君——女士优先,这个规则你都不懂吗?”

    “好!好!有人利用特权,我也无奈,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你也已经猜了个###不离十耶——呵呵,不妨说说看,看你猜的离真相还有多远——”

    真是爱说笑!说这话就是看不起我,伤了我的自尊有你好看的!过分!什么眼神嘛!窃笑的样子,又闪着你那魅惑的光,告诉你,本小姐的意志比钢还硬,比铁还强!哼,我才不会被你这么一迷惑就把这展示聪明才智的机会让给你呢!

    “真的可以吗?现在后悔可来得及——”爱说笑!竟然怀疑我的能力~~~真是对我的侮辱!#o#__

    “当然可以!!!下面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边说边不忘擂他一拳,哼哼,让你轻视我!#o#~~~

    “那好!当你再短路的时候我会帮你的——”这家伙,又来了!魅惑的笑,以为你一笑我就不会生气了吗?

    “好啦,快开始吧!慧珍小姐——请——”唔——这还差不多!

    延宇君一副可怜小羊羔的样子,看看我和正宇,无奈地点点头。看来是决定任我们宰割了。

    呼呼,本侦探就要开始了!!!哎,哎,正宇那是干吗呢?我这双锐利无比美丽无比的眼睛看见他回给延宇一个别有意味的笑,真是的,对待“敌人”怎么还这么暧昧呢?一点不像我,铁面无私!

    我清清喉咙,挽挽袖子,打算好好大干一场。啊,“世纪侦探”就要开始了!英勇无比、聪明绝顶、美丽了得的赵慧珍小姐就要利用她丰富的想象、缜密的思维、合乎逻辑的推理对昨天发生的那个“难忘的回忆”背后的“黑幕”展开探究了!!!O_O!O_O!O_O!呼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签完协约后延宇君肯定又和爷爷有个秘密谈话,是不是?”

    延宇被我直视的目光吓了一跳,无奈地点点头,示意我讲下去。呵呵,好有成就感哦!

    “在这次谈话中,敏爷爷就告诉了你昨天他宣布的两件事,并让你当他的同盟——”

    “我还不至于是爷爷的同盟,没那么严重——”

    “那也差不多了,起码,你在那次谈话后就知道真相了,而我和正宇君可是当天才知道的——幸亏我们准备了反攻策略,不然就太被动了!”

    “好了,亲爱的,还是接着猜你的吧!要是思维短路的话,就说一声。我可以帮你补充。”

    敏正宇!就这么盼着我思维短路吗?又用你那诡异魅惑的脸看着我,嘴角上扬,是轻视吗?不过好像分明还有一丝怜惜耶~~~~我的心又被他搞软了。祸水,真是蓝颜祸水!怎么一看他的脸心里就柔柔软软的,气也生不起来了呢O_O?便宜这家伙了~~~~

    我瞪他一眼,接着对延宇说:“爷爷当时叫你去肯定是想让你做一些敏阿姨的工作,对不对?”

    “然后,你把敏阿姨叫来,告诉她,你的志愿是音乐而不是经商,你要上音乐学院,而不想入主敏氏。我要猜一下,当时敏阿姨肯定气得背过气去了吧。唉,但是当着爷爷又不好发作。所以——你才有机会没挨一顿打——”

    哈哈,延宇要真的挨打会是什么样子呢O_O?肯定是特狼狈吧?好好玩哦^_^!唉,我这个爱幸灾乐祸的家伙!有点不道德哎——~~^0^~~

    “妈妈再怎么生气也没打过我,那倒不至于!”延宇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什么表情嘛~~

    唉,我妈妈就很凶的,小时候闯祸可没少挨她的打。真是不如延宇君幸福呀!也难怪,一看敏阿姨,说话细声细气,温柔体贴,雍容大度,打小孩可太有损她的形象了。呜呜,换作我老妈,管他什么敏爷爷,没准早挨板子了。唉,我这次也算闯祸了,换了未婚夫还没通知老爸老妈一声呢——他们知道了,没准举着菜刀一路杀到韩国的心都有~~~呸!呸!~~>o<~~可不能说这么不吉利的话。__#o#__

    “即使不挨打,那敏阿姨肯定特别生气。尤其是再告诉她换作正宇君入主敏氏,她肯定会更生气。只是,你们是如何做阿姨工作的呢?这倒有点费脑筋——老狐狸爷爷是不是威胁敏阿姨了呢?”我看见正宇在朝我撅嘴,哦,对,不能不敬~~~*o*~~~

    延宇在摇头。没有威胁吗?

    “要不就是延宇君和爷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或者是你向阿姨表了一回决心,比如是多么多么喜欢音乐,愿意为之付出一生,比如你是如何如何讨厌经商,等等吧,反正是这一类的话。然后说得很煽情,敏阿姨不忍心让你不快乐,又迫于爷爷的压力,所以就委委屈屈地答应了。我是不是猜对了呀?”

    延宇惊讶地望着我,“大体意思对,但我没有痛哭流涕,爷爷也没有那样为难妈妈,妈妈也没有那么委委屈屈。”说完,冲我笑了一下。延宇的笑容虽然不如正宇的那么魅惑人,但也是有魅力的~~~嘻嘻,算作对我的鼓励吧~~~#o#~~~

    “至于我们的订婚嘛,可能敏阿姨很生我气,但看见你都已经和我坦然做好朋友了,她也没有什么别的好说了。再说,这一点和你不能入主敏氏相比给她的打击小多了,她也无法挽回,所以——就不反对了——”呵呵,小弟弟,我猜得对不对呀?

    我看见正宇朝我点头了哎~~~目光中分明还有欣赏之意!!!是欣赏吗?应该是吧~~~嘻嘻,这表情好舒服哦,我喜欢!延宇站在那,不说话,是不是为我惊呆了?!耶——肯定是我全部猜对了吧。哈,赵慧珍,打满分咯!

    “看你陶醉的!满脸都是笑,收敛一下吧~~~”坏蛋,这么快又来给我泼冷水~

    “还是让延宇把你没猜出来的、以及猜错了的细节都告诉我们吧!”

    “我还会有什么没有猜出来的吗?肯定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循环地接近真相了吧?嘻嘻~~~”

    正宇和延宇俩人好像觉得我的话很搞笑似的对望一下,哼,管你呢,反正本姑娘冰雪聪明是事实!*^_^*

    “没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循环,只能算百分之七十吧!”延宇很好脾气地开始揭底。

    什么?才百分之七十?!O_O???这不是打击我吗?怎么可能呢?小气鬼,打个分这么吝啬,太不给我面子了!!!

    “慧珍小姐,伤心了吗?”正宇又调动他魅惑的眼睛,调皮地冲我眨了几眨。拜托!能不能换个杀手锏呀?老用一个烦不烦哪?!!!可是——可是——我好像真的对他的眼睛百看不厌哎——真是我的克星~~~~~~~~~

    “笑话,这有什么好伤心的?才不呢!”小瞧我!呼呼——

    “要我猜,不是爷爷找的延宇,而是延宇去主动找的爷爷,对不对?不过或许爷爷也在等你——但最先主动去找的是你对吧?”延宇主动去找爷爷?对呀!太有可能了!!!我最先一直以为是老狐狸爷爷为了给我一个“毕生难忘”的礼物,去“拉拢”延宇,现在想来延宇君去找爷爷,然后要求爷爷也有可能啊————

    莫非,真的像正宇猜的一样?这小子,看来智商真的要比我高一点点耶——

    “好了,我还是告诉你们吧!哥确实聪明,的确是我——”

    说正宇聪明,就是说我笨了呗——好狼狈!死正宇,你知道就好了,干吗刚才还要说出来,害我显得这么笨!就好像我已经掉到井里了,你无意中又丢进来一块石头#-#!!!我正要发作,却被正宇死死攥住,示意我继续听延宇说。

    “哥对我的好,我很清楚——我也想对哥好~~~我们三个人的关系现在大家基本上都清楚了,那就越快解决越好,我要早点把慧珍还给哥,同时我还想早点有个慧珍这样的好朋友呢!——”延宇说到这儿,笑了,但我总觉得不太自然耶——呜呜,延宇,很抱歉哦——

    “别这样说了,我们是亲兄弟,哥还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呢!”

    这兄弟俩,又在这上演一场兄弟情深,真是让人感动!想想当初正宇对敏家的仇恨,现在能好到这种程度,真不容易呀!延宇真是个好弟弟!对我也够哥们——

    “好了,你们别再互相谦让了!再谦让我眼泪就掉下来了#0#——延宇,你说我只猜对了百分之七十,就错了这一点你就要扣我百分之三十的分吗?”我又要向他亮拳头了——

    延宇很知趣地向后站站:“当然不是了——”然后补充:“好了,我都告诉你们吧!”

    “爷爷的刚才已经说完了。只要哥加入敏氏爷爷这里就没什么问题了。我跟爷爷说完,他就让我把妈妈叫来。妈妈来后,爷爷本想做做妈妈工作的,但没想到,妈妈一点都不吃惊,她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天哪,是真的吗?怎么可能呢?恐怕这次正宇也很吃惊吧,我看他的嘴巴竟然也不知不觉地张了张——我还以为是敏阿姨在敏爷爷的威逼利诱下才勉强同意的呢~~~~呜呼,赵、慧、珍,你今天的IQ出什么问题了???!!!

    “其实,早在医院的时候,我就和妈妈坦白了心事。我说我的兴趣只在音乐,而且哥比我更适合慧珍——妈妈当时只为我的手难过,她说只要我的手好了,学音乐、干什么都行。妈妈甚至很自责,怪她以前一直逼我。好像妈妈也知道舅舅做的那些对公司不利的事情了,她也怕将来会对公司有更大危害~~~~~~总之,妈妈说:她什么都不在乎了,只在乎我——”

    真是没想到啊,延宇竟然偷偷地做了这么多,而且都是为我和正宇好~~~~~~真的很感动哎————

    “敏阿姨真的不会怪我吗?噢——万岁!!!”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早上来上学的时候,阿姨叫我吃早饭,我都不好意思面对她,生怕她心里怪我~~~现在想来,好像很没必要哦~~~

    唉,阿姨也蛮可怜的,我还把她列为老狐狸女一号,*—*~~~~~~现在我宣布:敏阿姨的杀伤力进一步降级,顶多是白段!

    “你想哪去了?妈妈即使现在有点生气,过一阵也会没事的。你不要太敏感了——”延宇这话是安慰我呢,还是说阿姨现在还是在生气?~~~~~没关系,我会用行动把阿姨的气降到最低的~~~~~努力,赵慧珍!

    “好!延宇,哥谢谢你了!不过以后你小子可不要在偷偷地采取类似的行动了!这惊喜也太大了——”然后邪门的看了我一眼,呵呵,好帅哦~~

    “回魂了回魂了。丫头,我知道你很崇拜我,但也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啊,我会受不了的~~”

    混蛋!!居然再次拍了拍我的头,又不是皮球,干嘛拍的那么起劲?不知道是脑袋瓜么?

    “别拍我!!拍傻了怎么办?”-0-

    “我负责呀!”

    ……

    晕,这家伙,怎么就爱说这种恶心吧啦的话呢?不过,哎呀,怎么听怎么爱听,呵呵~~~

    “正宇,你说我们怎么回敬爷爷呢?”^0^

    “怎么能这么对付可怜的爷爷呢?那可不是乖孩子的行为呢~~我们是乖小孩,不是么?”再次施展开敏正宇邪魅诱惑招,呀,真是受不了,就这么邪里邪切的瞄了我两眼,体内的恶作剧因子立即吧嗒吧嗒的蹦了出来,嘻嘻。

    “是啊是啊,我们是乖孩子,要尊敬可爱的老爷爷。”\(^_^)/我点头如倒蒜的附和着,看的一边的延宇一愣一愣的。

    “呃……你们……答应了?”不可思议的挤出了问题,延宇眼珠子滚来滚去的看看我,再看看正宇。

    “答应什么了?”异口同声的把问题给丢了回去,这家伙怎么这么跟不上剧情发展啊?

    “正宇加入敏氏啊?”被我们吓了一跳,延宇气急败坏的声明。

    “当然没有!!”两张大嘴巴中气十足的表示立场!!开玩笑,我家正宇还要陪我呢,怎么可以把这么帅的家伙丢到公司那群花痴手里?

    “啊?那爷爷会答应吗?”听了我们的回答,可怜的延宇君眉毛都打结了~~

    “会!!”再次点头表示,把肯定的意思传给可怜的延宇。

    “什么?!为什么?”

    呀,怎么跳起来了?

    “因为查出舅舅坑害公司的人是正宇呀,延宇你不知道么?所以爷爷才会答应我们的要求呀……”

    “啊?这样啊……那你们刚才说的乖小孩是什么意思啊?”

    哇哦,不得不承认延宇也是个聪明的孩子呢,居然对我的这个回答没有表示出什么惊讶的表情来~~~

    “订婚啊。”

    “什么?订、婚?!”延宇再次尖叫出来,唉,今天真是多灾多难……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我没力的看了眼还在混沌状态的延宇,真是的,难道非得表现的这么夸张么?我们之前的订婚不也是没有反抗吗?

    “以你们两个的性格,怎么可能这么乖乖的接受爷爷的安排?”终于说出了疑问,延宇那样子就像终于抓到小偷了~~~

    迅速的看了眼正宇,而正宇则咧开嘴笑了,露出两排白白的牙齿,对我眨巴了眨巴眼睛,几乎是同时的,我和正宇抱在了一起,然后冲着呆愣住的延宇喊:

    “是的,我们要订婚!!!”

    哦呵呵,愣吧愣吧,嘻嘻,既然爷爷这么想设计我们,当然要回报他老人家咯。呵呵。

    ※※※※

    “正宇,我们该怎么回报爷爷呢?”

    “你说呢?”别有深意的瞄了我一眼,哇,难道……

    “逃、婚?”^0^

    “答对了。”

    \(^0^)/\(^0^)/\(^0^)/\(^0^)/\(^0^)/\(^0^)/

    呀,好高兴好高兴啊!我的理想呀!我的目标呀!我的兴趣呀!怎么就都被可爱的正宇猜到了呢?呵呵,哈哈~~~

    “那请问无比开心的赵慧珍小姐,您是否已经想到了什么好的方法了呢?”

    ……

    ……

    呀,真不好意思,只想到庆祝了,居然连怎么逃都没想过……这个家伙,肯定是存心的!!!

    “不会吧?把逃婚当成一级目标的赵慧珍小姐居然连怎么逃都没想过?!”该死的浑小子,见我没反应,居然扯着嗓子惊天动地的喊开了……

    “那又怎样?难道聪明的敏正宇你就想到了吗?”两只手迅速的插到腰上,就不信气势压不倒你。

    “嗯,真聪明。”同时,把手放在我脑袋瓜,拍小狗似的拍了拍的家伙,真是欠扁◎#¥%

    “该死的,别再拍了,小心我揍你!!!”>o<又不是皮球拍什么拍……不就想了个逃婚计划吗?想当初本小姐还想了个“反逼婚计划”呢?哼,要不是延宇反对,说不定逃婚的计划也早就实现了——呀,对呀,和正宇不是两个人都愿意么?我逃婚是因为好玩,这个家伙逃婚是为了什么呀?该不会是不想定吧?!

    “你也要老实交待,怎么好好地也想到逃婚了?为什么呀?”我挥起我的小拳头,擂了他一拳。

    “你就不能温柔点吗?这么粗暴!我偏不说,自己猜!”呼呼,气我,谅我猜不出来吗?

    “肯定是想在路上对我图谋不轨——”

    “都快成我媳妇了,我还用得着那么费劲吗?”

    “那就是想在路上给我设置障碍,让我吃点苦头呗!家里人多,所以你下手的机会不多,而这荒郊野外,我就没辙了,说,是不是这原因?”

    “你能不能把你未婚夫往好的方面想想?我一个这么正派的人,怎么会那么小肚鸡肠、狠毒龌龊?何况我又是个爱花如命的花痴,即使对你这棵小草我也是爱护有加的,怎忍心让你受苦呢?”!!!过分!竟然说我是草,这不明摆着贬我吗?看什么看?又给我送你那魅惑的眼神,我才懒得理你呢!

    “你给我闭嘴!”去死吧,敏正宇!气死我了!

    “真的猜不出来吗?”

    “猜不出来!总之你不安好心罢了!——啊,我知道了,你是想检验我一下是不是有红杏出墙的可能,故意多给我安排点诱惑——

    “我对自己有那么没信心吗?”敏正宇小媳妇似的冲我嚷着,手做成钳状再次逼近我的脖子。

    “好正宇,原谅我吧!”我赶紧求饶。

    正宇收回了手,然后说:“其实我只是不想让大人们觉得我们只会听从他们的安排。我要告诉爷爷,我们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而不要他们的干涉!所以,我们也要主动出击一次!”

    说这话时,那庄严肃穆的表情,真是让人喜欢啊——这家伙的叛逆,跟我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对这回答满意了吧?”再次魅惑地看着我。好家伙,又来考验我的意志力~~~

    “嗯,以后都听你的就是了——”我竟然在他的魅惑下说出了这句话,真是一旦放松,“敌人”便会趁虚而入啊——果然——

    “这可是我听你说过的最好听的话了!!!一定要找个本子记下来:◇年◇月◇日,赵慧珍对敏正宇说:‘我今后都听你的了’——多动听的声音呀,简直是仙乐!!!这可就是证据咯~~~”

    死正宇,竟然如此欺负我:“你别跑——我会让你写不成的!!!★☆○###”

    “你只要能追上我就行,哈~~~”

    敏、正、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郑恩京作品 (http://zuopinj.com/xy/zhengenjing/) 免费阅读